渡劫没过
走火入魔

如果不小心吓到人了
可能是故意的

其实吧,一千个人有一千个哈姆雷特这种话不太准确,我一个人都有七八九十个哈姆雷特,哪怕其中哪个跟哪个的理解是相互矛盾的。

没有两个完全相同的脑回路,自然只有一个原始的哈姆雷特,而那一个哈姆雷特是莎翁在特定的年龄,年轻的莎翁、更年长的莎翁,创作出来的都不会是这一个王子。

于是这样想想,谢偃和初七的存在实在很不容易,特殊时期特殊环境诞生的个体,在诸多世界线时间线上,谢衣存在的概率远比谢偃和初七大,这其中初七诞生的概率又比谢偃大。

因为造出谢偃需要的时间和材料比起初七诞生需要的沈夜和瞳的救治来说潜在变数更大。但同时,初七的外在表现变数又比谢偃更大,因为谢偃的外在表现是取决于谢衣一人的,谢衣心中可能会有七八九十种关于自己的想象可是所有的谢偃都是极大程度接近谢衣的;而初七的外在表现既取决于内心的谢衣还取决于沈夜的训导,沈夜对于一个空白的谢衣也有七八九十种假想。

那么,在万千个世界中,会有许许多多的世界中只有一个谢衣而并不存在谢偃和初七,会有部分世界有谢衣和初七,只有部分世界三谢皆存,还有少量世界存在谢衣和谢偃,并没有初七。

再把所有世界的谢偃和初七聚合在一起,大部分的谢偃都是相似的,而初七们可能各有各表现。所有拥有初七的世界都存在一个和谢衣关系亲密的沈夜,所有诞生谢偃的世界流月城都必然存在危机,而拥有谢衣的世界拥有着许许多多的可能性,其中未必存在沈夜。

这样列出来之后,
感觉舒服多了,
为什么要这么无聊?
因为
AU大法好!!
What If大法好!!
可能性乱炖大好!!

评论(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