渡劫没过
走火入魔

如果不小心吓到人了
可能是故意的

记一个初夜脑洞的大纲

半夜突发的一个脑洞,文力不足应该没办法详写了,做了记录看以后会不会捡起来w

 

******

 

初七在神女墓死去之后没有到忘川,而是来到了未来社会,在医院醒来。他发现自己的记忆有些混乱,在心理医生辅导下得知所有的一切并未真正发生,A公司开发出了虚拟实境系统,并将旧时代的经典游戏结合到该系统中作为市场推广手段,古剑是其中一款,初七是玩家之一。


该虚拟系统与游戏本体是两套体系,进入系统扮演角色的玩家行为仍旧受到游戏中该角色的设定束缚,在设定范围内具有一定自由度。

在原本的宣传中“初七”这一角色本来是NPC,但由于研发不完全系统出现漏洞导致古剑游戏中部分NPC都支持玩家扮演,一些不慎中招的玩家甚至由于该NPC的结局没有明确后续而无法脱离游戏,初七算其中一个,后来A公司为了让修补BUG就把这些角色强制便当以便玩家恢复意识。

混乱的记忆和强烈的感情让初七无法接受一百年来所有的一切仅仅是虚构的数据,同时又很在意沈夜的终局,于是在身体恢复之后又重新进入游戏试图修改结局,但由于A公司已经修改了BUG初七无论如何都没办法在游戏中进入“初七”的身份,他退而求其次进入其他角色——只要能再见到沈夜就好。

不停尝试之后初七终于看见沈夜殉城,于是就试图修改结局。结果但凡初七做出任何影响剧情走向的选项都会被游戏判定为BUG重头Loading,并且由于古剑是旧时代的单结局游戏,本身就不支持现代技术的数据修改,所以无论如何结局都是唯一。

无数次目睹沈夜殉城、意识到结局无法更改之后初七骇了A公司的全息系统重新进入“初七”的角色,然后一次次在进入剧情时间线之前故意做出反常行为误导游戏系统判定BUG,然后重新Load回百年前活傀儡初七苏醒的那一刻,再次和沈夜“相遇”。

初七在游戏中不停重复被沈夜嫌弃冷待、关系缓和、坦诚相爱的过程,然后赶在沈夜得知偃甲谢衣的存在前进入又一次循环。初七一边拒绝承认自己爱的是一堆数据,一边又清楚认识到他和沈夜之间永远不可能长相厮守。

他们只有两个结局,一个是在误会和遗憾中死别,另一个是在心意相通时重回最初的冷漠相待。故事的终局沈夜心心念念一辈子的族民获得了充满光明的美好未来,但初七和沈夜却只有在冰冷的死城中步步为营充斥着血腥与阴谋的一百年。

最终A公司由于一系列失误破产,虚拟实境系统被永久销毁。初七再也无法见到沈夜了。
初七和部分陷入角色无法自拔的玩家被诊断为重度精神损伤,安置到一座与世隔绝的疗养院中,他们假装自己仍在游戏中,尽职地扮演自己的角色。

初七是失去了主人和爱人的活傀儡,本不该苟存,一把纸糊的惟妙惟肖的忘川就是沈夜留给他的所有“遗物”。但他的主人想还他自由想他活着看尽下界山河风光,所以他要努力地活下去,待到灯尽油枯时再到九泉下和沈夜细说下界见闻。

 

 

 

 

如果非要HE的话:
几年来疗养院不时有新成员加入,某日初七坐在院子里看书时,一个高大的身影挡住了他的光线。他抬头看见一张再熟悉不过的脸,用永远听不腻的声音询问能不能坐在他旁边,因为医护人员说他们两个大概可以互相帮忙。
初七露出离开游戏后的第一个微笑:这是我的荣幸,主人。

 

 

 

评论(3)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