渡劫没过
走火入魔

如果不小心吓到人了
可能是故意的

【初夜、谢沈】幸运日(一发完)

现代AU,一个短小的脑洞,OOC,没有TBC

 

 

“阿夜,我是一个杀手。”
日后每当想起这句话,初七都觉得当时肯定是脑袋被隐形门夹了才会不顾一切坦白。
但现在,餐桌上的气氛那么好,美味的食物,美味的恋人,相识第两百天的完美约会进行到傍晚,到目前为止一切顺利,接下来他只要好好安抚沈夜受惊的情绪,再来一个深情的吻,必要时候给沈夜看一下自己在任务过程中太过挂念他导致走神受伤的痕迹,明天他就可以正式常驻男朋友的卧室了。
计划简直无懈可击。
唯一的纰漏在于,相恋三个月的爱人听完之后并没有表现出应有的惊愕。沈夜慷慨地将注意力从可露丽中分出一点给满脸正经严肃的男友,宠溺地笑笑:“嗯,你是杀手,知道了。”接着又低头享受他的甜品去。
完全敷衍的态度,初七不满意地挑高一边眉,他全然没有考虑到当初将浑身浴血的他捡回家的沈夜会不相信这个事实。
大半年前,初七受到任务对象垂死挣扎的一击暗算重伤,完成任务后就倒卧街边不省人事。等他恢复意识时已经躺在了大学教授沈夜家那张后来他们翻来覆去滚过很多次的床上,他的救命恩人正在细心地给他更换绷带,当了一辈子无性恋者的初七经历了迟来的一见钟情。
之后的发展无非就是沈教授无微不至体贴入怀地照顾这个素未谋面的陌生人,而被当成抢劫案受害者的初七伺机展开猛烈攻势迅速将人追到手。正式确定关系后,初七越发觉得沈夜就是他想要共度一生的人,怎么看怎么可爱,暗中动用手段摸清沈夜的背景再三确认对方就是个平头百姓后,从来行动力爆表的初七决定袒露自己的身份。
于是就有了今天以相识两百天为理由的约会,从德国订购的限量版缝纫机到请米其林三星大厨上门准备晚餐,初七还差点想请法国爱乐乐团到沈夜住的员工宿舍楼下献交响曲,后来被发现端倪的沈夜严令制止才作罢。总之初七精心准备的一切,都不过是为了给自己的身份做铺垫。
结果在沈夜眼中他的坦白还不如盘子里那块面目可憎的面团。
初七决定从甜点手中挽回一点尊严,他清了清喉咙,成功引起沈夜的注意。在对方疑惑的眼神中,初七抄起刚才切牛扒的餐刀,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甩向桌上用以烘托气氛的长蜡烛,无辜的蜡烛随即拦腰截断,初七眼疾手快在顶着火焰的一端殃及餐桌布前掐熄烛光顺手递到沈夜眼前。
蜡烛被切断的横截面上雕了一朵简陋的小花。
“阿夜,我真的是一个杀手。”初七用“阿夜快夸我手艺漂亮”的闪亮眼神一本正经强调。
膛目结舌被迫观看了恋人一段炫酷特技后,沈夜才想起来要皱眉,“真是胡闹!什么时候开始的事?!”他放下手中刀叉,纯熟地架起眼镜,将对付作弊学生的架势搬到了男朋友面前。
如果不是还有更重要的事情,初七简直忍不住想将这幅表情的沈夜就地吻到双腿发软,但当务之急是要先把事情解释清楚,首先是要道个歉:“对不起,阿夜,一直以来我都瞒着你。”
然后再阐明事实:“其实那天我受伤并不是因为被抢劫,而是因为……我刚完成一个刺杀任务,在最后关头被对方暗算。所幸遇到你,否则我就真的横尸街头了。”
最后例行告个白:“现在才告诉你真相是因为,一开始我认为你知道的越少就越安全,然而这样未免太自私,对你也很不公平。恋人间的信任不能单方面决定,你有权知道你所爱的是一个什么样的人,而因为我如此爱你,即便有被暴露身份的危险我也想告诉你关于我的一切。”
毫不意外地,沈夜仍然维持训导违规学生的严厉神情,耳朵尖却红得快滴血。
初七默默在心里给自己点了个赞。
沈夜不自然地侧过头去躲开初七深情的目光,轻咳两声:“咳,我知道了。你……是从什么时候干这行的?”
“我一直都干这行。”
“一直?”沈夜不赞同地看向他,那表情就像目睹他刚推倒了一位等待红领巾搀扶过马路的老太太似的谴责,“从失忆后就一直当杀手?”
好吧,现在他有点掌握不住话题的方向了。初七想。他无辜地辩解:“不,我的意思是我从小就干这个。而且,阿夜,我没有失忆。”
“什么?不,可是……”沈夜跟咬到了自己的舌头一样,“等等你是说你从来没有失忆过?”
不请不要随便给我加这种设定好吗。默默在心底吐槽了一句。
杀手敏锐的第六感已经嗅到了危机,但初七还是不怕死地承认:“是的,从小到大的记忆都完好无缺地在这里。”他指了指脑袋。
沈夜不死心地追问:“你确定?两年前的秋天你在哪里、做了什么?”
初七确信甜蜜感人的约会气氛已经被毁得一点不剩了,他索性翻开了备用手机,里面全都是出任务途中拍摄的旅游日记。翻到两年前秋冬的记录,初七点开一张充满异国情调的照片放到沈夜面前:“两年前整个秋天我都在那不勒斯帮一位黑手党跟踪他的情妇和情敌。”后来他帮那位情敌干掉了黑手党,获得高出协议价格十倍报酬的事大概不适合在现在提起。
沈教授的脸色有些发白,嘴角都抿紧了:“那三年前的十二月二十四日呢?你……”
初七相信三年前无论他做过什么都跟沈夜想象中的场景没有一毛钱关系,他甚至都还没跟上沈夜的脑回路,听起来有一段不为人知的故事横贯在他们之间,而且对他相当不利。
沈夜一直注视着初七,当初七决定顺从理智的怂恿撒个无伤大雅的慌时,他倒吸一口冷气猛地站起来,差点带翻了椅子。
该死,沈夜懊恼地想着,他比想象中的更了解他的“男朋友”,初七甚至只要一个表情沈夜就能知道他想说谎还是从实招来。
初七被他这一吓忘了发言词,就这么眼睁睁看着铁青着脸的沈夜走进书房又抱着一本辞海厚度的相册出来,杀手本能让他注意到相册封面还标有日期,这恐怕只是某些珍藏系列的其中一本。
沈夜从接近尾页的地方抽出一张照片,一言不发地递到初七面前。
条件反射服从恋人一切命令的初七第一眼注意到的是照片上年轻一些的沈夜,在下雪天里围着一条质感柔软的灰色毛巾,眉目柔和,帅的跟现在一样。
然后他才看见和沈夜亲昵挤在一个画面中的男人。
哦,操。
初七的脸和沈夜白成一对情侣色。

这是一个十分悲伤的故事。
故事中有一位老师被自己教了将近十年的学生告白,但老师认为对自己学生下手过于禽兽,于是在路人看来已经是老夫老妻相处模式的师生俩由于老师的道德感作祟一朝回到解放前。
等老师好不容易突破心理障碍准备接受学生的时候,这个倒霉的学生因事故失踪了,生不见人死不见尸,最后警方判定死亡,还没来得及告知对方心意的老师因此消沉了很久,直到大半年前回家路上捡到了一个人。

对于初七来说,这个故事最伤感的地方在于除了最后一句话外其他的跟他没有一毛钱关系,悲剧的主角不是他,误会的主角才是他。
“所以说,你那时是把我当成了受伤失忆的谢衣所以才救我的吗?”初七把所有难看的脸色都挡在手掌下,声音闷闷的。
见鬼的,他当然不是谢衣——那个学生——两年多前那个沈夜被告白的平安夜里他本人正在西伯利亚冰天雪地的野外伏击一个军火商,寒冷和饥饿差点要了他的命,而那个谢衣在充满了食物香气的温暖房间里用和他一模一样的脸泡他的男朋友!
“……你就倒在事故地点附近。”沈夜疲惫地捏着眉心。
沈夜的感受也没好到哪里去。半年前他以为是上天垂怜好心将谢衣送了回来,搞半天原来压根就是个撞脸的陌生人。亏他还因为看见初七身上那么多伤痕以为谢衣失忆期间受了多少苦心疼半死,又因为愧疚之前没能早点接受谢衣,自愿躺平,最后搞到连着两天下不了床!
沈夜的内心几乎是崩溃的。
尴尬的气氛在两人间缭绕,情侣间该做的不该做他们都已经变着花样达成成就了,到头来居然是个一失足成千古恨的误会。
初七满腔爱恋都在脑内回响的一声声替身中苦苦挣扎,他长那么大好不容易遇到一辈子的白月光都打算把自己后半生搭进去了,结果其实所有的两情相悦都是源于一张Ctrl+C的脸以及一个被狗血剧荼毒的脑洞。
沈夜说起自己和谢衣的往事时神情有多柔软温和初七都一点不漏地看在眼里,那些曾经让他感受到自己被沈夜打从心底爱慕的表情原来从最初就不是给他的。
闯遍天下从不失手的杀手先生快被失恋虐待致死了。
沈夜偷偷瞄着失魂落魄的初七,心下有些不忍,但又没办法再像过去那样毫无芥蒂地给予安慰。毕竟虽然初七有所隐瞒,虽然自己也被吃干抹净了,但是误会的根源还是在于他对初七和谢衣的差异视若无睹。
其实也不是没有怀疑过,许多异常早就显露端倪,只不过是他下意识地回避这种可能性。现在事情挑明了,再用对待谢衣的方式对待初七,怎么看都对初七很不公平。
半年的时间足够让沈夜看清初七的心意,虽然经常被学生调侃沈教授不解风情,但他并不是真的就情商低,初七爱他,这是沈夜从这个有着危险背景的神秘陌生人身上唯一无所保留确信的真相。
于是最后还是绕到了公平的问题上。
沈夜翻来覆去地思虑良久,决定还是先暂时放过自己和初七,先分开一阵子捋清心思再安排以后的事。

初七走到门边时还恋恋不舍的目光就像幼犬的眼神,沈夜咬咬牙一狠心,还是把人请出了家门。
秋风萧瑟,初七走在清冷的大街上就着夜色点上一支伤情烟。他不是没有想过动用武力闯门,但是就跟沈夜说的一样,他们都需要时间厘清自己的想法。
谢衣怎么说都已经死透了,而他和沈夜之间还有大把的时间,如果沈夜没办法接受他,大不了回炉重造再重新追一遍,杀手先生对自己把汉子的手段还是很有信心的。
但自信并不能派遣当下郁闷的心情,初七掏出手机轻车熟路地点开匿名八卦论坛。在心情不好又没有任务可以泄愤的时候,初七就会找到那个在论坛上热度始终高居不下的帖子。
最初的时候他是在沈夜的手机上这个帖子的,沈夜意外地相当热衷于各路八卦,简直乐此不彼。当时他跟沈夜认识不久,还没摸清沈夜的脾气,粗略看了一下帖子的内容,笃定发帖人是在胡说八道,结果就这个问题和沈夜辩论了整整一个下午最后刷低了好感度。
结局是初七迁怒到帖子上,连开十五个马甲足足嘲了楼主三页湖绿,而那个楼主也是个妙人儿,还就和所有马甲都扛上了,从此往后初七只要心情不好就会上去调戏楼主。
但今天有点不一样。
初七看着帖子最后一页,昵称为永夜寒沉的楼主圈了初七其中一个被众多跟帖网友认为是主号的马甲,心灰意冷地回了一句:
你是对的,我今天才知道捡到的不是我的学生。

发帖时间是三分钟之前。

初七眼皮一跳,连忙翻到帖子顶端查看首楼内容。说实话当年他只是大致看了一眼,甚至连帖子名字都没留心,后来跟帖也只是为了调戏楼主,完全没有在意帖子内容,冷不丁刷到似曾相识的故事让他心里不安。


主题:下班路上捡到失踪两年的学生该怎么办?

RT
楼主有一个教导许多年的得意门生,两年前意外失踪,最后被判定死亡。但是前两天楼主下班回家途中发现一个浑身血倒在路旁的人,竟然就是楼主的学生!楼主带回家照顾了两天,刚才学生醒来了但他好像失忆了,怎么办?

№0 ☆☆☆永夜寒沉于XXXX-XX-XX XX:XX:XX留言☆☆☆ 

 

初七吓得烟都掉了。
他现在再开三十个马甲哄楼主还来得及吗!
行动力MAX说的就是初七这种汉子,杀人不见血的灵巧手指在屏幕上飞快地创造奇迹,三十个马甲说开就开!
正当他编辑好五百字仿路人安慰语准备发送出去时,来自职业的第六感操纵杀手的本能闪过一旁,恰好避开了从暗巷中窜出的踉跄身影。
完美闪躲的杀手先生聚精会神继续手头上的工作,回复发送出去的那一刻收到系统提示:该帖子已被锁定。
初七杀人的心都有了。
他一把拽起那个坏了他终生大事的人的衣领,正打算找些由头好好教一下这些街头混混做人的道理,鼻尖却嗅到一丝熟悉的味道。
他手下那个狼狈不堪的人肩头中了一枪,伤口正在汨汨淌血,原本已经恍惚的神智在初七碰到他的一刻清醒过来,抬起因失血惨白的脸,眼镜歪歪斜斜地挂在鼻梁上,削弱地说了一声:
“救我……”
看到求救者的脸时,初七神差鬼使地就将人一把扛上肩,游刃有余地甩开身后追寻而来的脚步声,绝无仅有地破例把人带回了安全屋。

一开始,初七以为救下这个人是因为对方难得长得帅气,而长那么帅的家伙不该命绝于此。
现在,从伤患口袋摸出钱包身份证的初七觉得,这张脸还是长在自己脸上更顺眼。
谢衣。
这是目前昏迷在他安全屋沙发上的人的名字。
初七此前已经帮伤者包扎好,本是在反省自己异常的行为,手又不甘寂寞地到处翻查伤患的身份证明,还手贱地摘掉了对方的眼镜。然后初七顺利得到了一个情敌。
说好的这家伙已经被判定死亡呢?!
初七以手扶额,深刻感受到上天对他的恶意。
现在杀掉这货还来得及吗?早知道刚才就应该顺手补多一枪。初七看着被自己完美无瑕的包扎技术妥善安置好的人,不知道该掐死谢衣还是掐死救了谢衣的自己。
就在这个犹豫的当口,躺在沙发上的人微微颤颤地睁开了双眼。
谢衣迷茫地看着天花板好一会儿,才悠悠地转过头来,失去眼镜的视力不能很好对焦,但仍能看得出来是一个好脾气的人。
他眯起眼镜辨认了一下眼前人,然后又让自己脑袋放空了一会儿,最后才慢吞吞地开口:
“你好,请问你是……?不好意思,我很像忘记自己是谁了。”
噼啪一声塑料断裂的清脆声响起,粉碎在初七掌中的身份证很好地掩饰了他内心的窃喜。
救人者面无表情,眼放精光。
“你叫十五,我是你大哥初七。”


END

 


END

 

 

评论(38)
热度(76)